看了这群人在做的事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遇到了这么一只“疯狂”的团队。刚开始我觉得他们疯狂到不靠谱。之后却加入了他们。

看了这群人在做的事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遇到了这么一只“疯狂”的团队。刚开始我觉得他们疯狂到不靠谱。之后却加入了他们。

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后,我看见这么一句话:你以为我炒币是在挣钱?我只是在回本。是的,我见到了2018年的腥风血雨让很多投机者望而却步,割肉离场,而区块链投机永不止息。我见到了百度搜索“区块链”三个字有18,700,000条相关信息,却没有一条能准确告诉我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我也见到了有一群人理工男在“死磕”代码,磕出100000余行,目的只有一个——最好的公链。这种格格不入的玩法的区块链行业中显得太过“奇葩”。

很多人踩着热点,all in进来,成为了风口上的猪,大骂巴菲特和芒格不合时宜。也有很多人拿着血汗钱交了学费,涨了区块链革命,跌了区块链骗局。我思考了很久,在这个行业什么才是有意义的事情。我有可能找到了答案。

看了这群人在做的事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2019年8月9日,华为发布了面向全场景的分布式操作系统鸿蒙os,那天老戴在群里发了一句话:中国也需要有自主研发的区块链底层操作系统,能和国外的系统PK,我们所做的就是区块链行业的“鸿蒙”。这让我想起了刚认识这群人的往事。

2018年,朋友ICE@我说他跳槽了。从一个项目评级机构跳到了一个具体的项目方。

ICE是一个特别有底层逻辑的人。他对于这次选择如是说,与其每天看一堆垃圾项目,不如锚定一个优质项目,跟它一起成长。如果未来它能长成一棵大树,那我们自会拥有一片绿荫。

ICE发给我一份公司简介的PDF,一水儿的清华理工男。这群人在一起能做出什么事儿?我有些好奇。

在ICE的引荐下我见了Thinkey发起人戴卫国(Wei Dai),清华信息交叉学院博士。

关于区块链的价值,这一年多我听了N个版本,都是云里雾里,大谈特谈。但能用2分钟讲明白的人,真的不多,Wei Dai算一个。他在白板上写写画画,然后……然后我居然完全听明白了。

为什么说区块链是基础设施,为什么说区块链是价值网络,为什么虚拟世界需要区块链?

互联网是人造空间,是一个不稳定的没有底层无规则的世界。

从桌面应用到网络应用,整个过程用了10年左右,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把更多场景从传统实体空间搬到网络空间。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基本形成了稳固的数字生活方式,而这一切都是由少数互联网公司设计的虚拟服务来承担的。

《黑客帝国》中机器人给人类设计了Matrix空间,Matrix通过信号传递,控制躺在培养皿中的人类。理论上,互联网公司也可以搭建一个Matrix空间,给每个用户发送设计好的各种数据,引导进入预定场景。

随着用户对互联网提供的服务依赖度越来越高,用户就会被控制的越来越深,直到接近Matrix。

如何改变当前这种不平衡是每个用户的刚需!

需要一种无人可控的可信计算平台,能够让服务者和被服务者在这个平台上平等对话、合作。

这个平台主要解决两个问题,一是每个人或物拥有自己认可的和被保护的虚拟世界所有权,并且每个人能够使用这种权益自由交易。二是合作方基于可信规则来自愿合作。

而区块链作为信任的机器恰好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基于区块链,构建一个全新的经济体。

在这个新的经济体中,每一个参与者都可以公平、公正、公开的获得价值,这个体系是更具生命力的。

Wei Dai在描述区块链的未来时,目光笃定,声音铿锵。“参与区块链的方式有很多,为什么会选择做基础公链?”我问他。

目前,虽然有不少公链,但每个项目只是给出自己对于“不可能三角”的解答。对于未来真正能支撑起庞大商业应用的基础公链项目,其实目前还没有。

这是一个撬动未来的机会。

我陡然发现,这个体系太过宏大,我的想象力已经不足以描绘这张蓝图。它真的能实现吗?我带着疑问继续对话。

“你们的Thinkey公链听着挺牛的,但好像去年币市火爆的时候,并没有听过你们的名字呀?”

于是,Wei Dai跟我娓娓道来他们去年都做了什么,而在我听来这更像是一个故事,或者传说。

看了这群人在做的事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公链不是炒出来的,是敲出来的。

2017年6月的一天,在西四环的远大园4区的一户三室一厅里,空气中漂浮着肯德基全家福的炸鸡味道,6个理工男正在埋头敲打键盘,屋子里除了空调运转排水管的滴答声就是“啪啪哒哒”的密集的键盘声。

突然,从卧室里传来了“啊”的一声,键盘声骤停,大家从心流状态中才回过神,赶紧跑进卧室。

已经高烧两天的Duck猛地坐了起来,偏黑的脸色因为生病又蒙了一层萎黄,暗淡的眼神突然来了神采,声音里透着抑制不住的激动,“我想到了,我想到了……”他裹着被子叫上了另外两位就开始在白板上推理演示他的想法。高烧让他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但是脑子却一直在高速运转。

2017年6月,彼时的区块链行业还在ICO的热浪中蒸腾,什么实在的内容都没有,打着一个idea的旗号,找大咖做个背书,靠营销包装出一个空气项目就可以引来追捧者。

清华大学的博士是ICO项目发起人眼中的$$,能拉他们做背书就相当于给项目加了一道保险。所以,找博士谈“合作”的项目方很多,给出的筹码也足够丰厚诱人。但Wei Dai对这些并不care。

我们平时被灌了太多的鸡汤,可能都觉得自己具有“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的气节。别逗了,你有让别人淫你的资本吗?!

1000万码得四四方方的摆在你的面前,你还能不屈、不淫,这才是真气节!

Wei Dai说,清华大学的校训是“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种文化的基因已经写在了他的DNA里了。

快钱是不能赚的,人生最不能走的路就是捷径!

更重要的是,既然笃定区块链是未来的方向,那最有价值的事情一定是做出一条牛逼的公链来,成为若干年后的IOS。

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人生为一大事而来”。你想建立什么?就要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跟你一起折腾。

创业者的身上会有一种独特的味道,会吸引气味相投的人,主动向你靠近。很快,Wei Dai身边就来了一帮专业人才。

能够让清华交叉信息研究院的博士们放下百万年薪去搏区块链光辉长远的未来,更有Wei Dai的人格魅力。相同的价值观让大家走到了一起。

Thinkey就这样诞生了!

看了这群人在做的事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区块链“鸿蒙”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他们选择了闭关,潜心研究。在ICO鼎沸时期,择一偏僻幽静处,默默开发自己的公链项目。

作为精英阶层,从每顿饭的四菜一汤变成了20元的盒饭,偶尔一顿肯德基全家桶就是改善伙食了。

可大家来自天南海北,有福建人、湖南人、东北人……点餐的人遭到了大家的一致吐槽——

“我闭着眼睛都能想出你又点了什么”、“我用脚趾头都能猜出今天菜的味道”……

咦!原来直男也受不了直男的做事方式!

极客处理问题的方式果然不同凡响。他们每个人按照自己的口味选了三家菜馆,然后编了一个程序,每次吃饭跟玩老虎机似的,随机选择。

当时去远大园参观工作情况的主要有两拨人,一类是投资人,一类是项目方。

“你们的公链开发的怎么样了?有什么实质性的突破了吗?”

每次项目方用试探的语气问Wei Dai,Wei Dai总是口若悬河,内心却多一份笃定。他更加确信能支撑起庞大商业应用的区块链底层操作系统,中国必须有。

看了这群人在做的事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看了这群人在做的事 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光他们做的事很“疯狂”,Wei Dai的人生经历也近乎“疯狂”。

问你一个假设问题,如果31岁你就当上了国家正处级,且有顺风顺水的发展空间,你会选择离开体制去考博吗?

Wei Dai人生的几次重要选择都是不从众,做不同的。

Wei Dai出生在荆楚之地——湖南涟源的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家里就很穷。

涟源地形起伏多样,西南边陲在龙山山脉,多以丘陵和低山著称。当地人房子多是依山而建,涟水河从房前流过。

蔬菜要到山上开荒播种。水稻是双季,每逢暑假正赶上“双抢”(抢收割、抢播种)。Wei Dai早上四点多就要起床,跟父母一起到田里干活,到了六点再回家做饭。

干农活只能填饱肚子,要想能有些收入,周末还要跟着父亲编一些竹篮竹筐拿到城里卖。

Wei Dai的父母都是村办教师,按照他们的规划,Wei Dai应该考长沙师范中专,出来也当个小学老师。

但命运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有时都不跟你商量就重启了你人生的模式。

初中快毕业时候,有一次他被推选到市里参加一个比赛,二十年后回忆起这件事情时,他说,当时是一片懵懂,也不知道参加的到底是什么比赛,究竟要考什么科目。

混混沌沌的答完了考卷就回村了,没想到这张考卷竟是他免试入市里最好高中的通行证。

那天,市里派了一辆小轿车去村里给他送消息,不去考师范中专而去读高中,这在父母那里还是挺意外的一件事,万一考不上大学可怎么办。在市里“专员”苦口婆心描绘了未来更美好的蓝图后,父亲终于在保证书上按下了手印。

2000年,Wei Dai不负众望考上大学。六年后,研究生毕业的Wei Dai人生好似开启了直升机开挂模式一般。

毕业后,他负责了多项重点工程项目,08年还荣获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很快,便成为了年轻的处级干部。

人生顺风顺水,这是一个令无数人心向往之的晋升节奏呀,但这些成绩却没有让Wei Dai踌躇满志,他说,“做的一个个项目都是量变,如果没有更扎实深入的理论功底,很快就会被卡在瓶颈处,难有大的作为了。”

当人生面临选择时,普通人着眼当下的利益,并冠之以“活在当下”,平庸的人甚至都看不到选项,而唯有深入思考的人,能够看到更长更远未来的人,才能放下当下的安全感,张开双臂拥抱那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令人心悸且神往的未来,并努力让自己活在未来。2011年,他选择考清华博士,进行计算机理论深造。

因为行业的原因,Wei Dai更早的接触到了区块链技术,尤其是比特币。2016年,区块链技术已经火遍了全球,“我花了几个月时间,把区块链行业相关的书籍和论文研究了个遍,发现区块链技术不只是比特币,能很好地弥补虚拟世界的基本规则缺失,这是一个改变人类社会的机会!”

因为看见所以相信!因为相信所以果决!

博士毕业后的Wei Dai放弃了体制内的职务,拉上了一帮人开始了“改变世界”的扎实实践。

别人在那个时间点上疯狂的喊台叫卖,国内外的跑着路演游说,但这些人却闷头在搞黑箱研究。

以前大家都觉得互联网节奏快,其实区块链的节奏更快,听许多区块链从业者说,时间就是金钱,已经快到没有时间睡觉了。

但是,我不太同意时间就是金钱的观念,因为,如果我们真的只是奔着钱去做区块链,就不会做出伟大的成果。

1999年互联网创业浪潮中有这么两种人:

一是:坚信互联网能够改变世界的人;

二是:觉得互联网圈钱很容易,想好好套一笔钱的人。

这两种人最后的结局是不一样的,那些想套钱的人最后或许套上了,只有那些真正的想改变世界的人,最后改变了世界!

“用技术改变世界,是我们的信仰,‘公链的公链’应运而生。用区块链构建的未来会形成一个新的经济体,每一个参与者都可以公平、公正、公开的获得价值,这个体系是更具生命力的,Thinkey属于每一个创造者。”

我们终将见证历史,见证区块链让世界更美好。

0

发表评论